灵猴献瑞寓意
更專業的餐飲媒體
投稿

巴菲特午餐的飯前飯后

林桔 袁雨薇 孔如也 · 2019-06-06 17:52 來源:偏見實驗室

位于紐約曼哈頓商區49街的一家牛排店,被稱為華爾街的“權力之屋”,股神巴菲特一年一次的天價午餐在這里進行。

不久后,將有一名中國90后奔赴這家牛排店,和89歲的巴菲特會面。

這名中國90后是數字貨幣波場幣TRON的創始人孫宇晨,他最終以456.79萬美元(約3153萬元人民幣)的代價,破了20年來巴菲特午餐的“天價”記錄,買了巴菲特的一頓飯。

“與最會賺錢的巴菲特共進午餐”,是今天商業世界里的一個信號。在接連于微博和推特發布了#孫宇晨拍下天價午餐#、#TRON#等話題標簽的消息后,孫宇晨的波場幣上漲了1.3%,而過去一年該數字貨幣已經下跌了接近50%。

一  

拍下巴菲特的午餐,孫宇晨背負著一個使命。

《21世紀經濟報道》稱,在6月1日,孫宇晨發了一條微博,“干了件大事,三天后宣布。”至于是什么大事,有網友勸他別再故弄玄虛了,“別三天后,都知道了,你拍了巴菲特午餐。”

6月4日,孫宇晨發布公開信稱,參加巴菲特慈善午宴,不僅是他個人生涯的亮點,更象征著整個區塊鏈社區的勝利。

被拍下這頓飯之前,巴菲特曾在今年的股東大會上直言“加密貨幣將會有一個糟糕的結局”,他將比特幣稱之為“可能是撒好的老鼠藥”,更何況其它數字貨幣了。

孫宇晨這名幣圈創業者對此抱有遺憾,“世界上最成功的投資者之一也難免錯過時代浪潮。”浪潮撲面而來時,“當很多人低估這項技術時,就是最好的投資機會。”他認為,投資圈的人最終會改變很多看法。

擅于經營個性化標簽的孫宇晨給自己塑造了各種處于風口的“身份”:數字貨幣波場幣TRON的創始人、董事長兼 CEO、中國90后創業者領軍人物、福布斯2015年中國30位30歲以下創業者、馬云創辦的湖畔大學首批學員中唯一的90后學員等。

盡管有如此多多頭銜,孫宇晨仍有一個不怎么好聽的外號——“幣圈賈躍亭”。他的波場幣,背后跟著的是“空氣幣”、“抄襲”等質疑聲。

混跡幣圈的一個關鍵是,要有知名人士作“背書”。《21世紀經濟報道》稱,過去,孫宇晨曾拉來清華大學教授、監管人士以及企業家為其數字貨幣增信背書,從而獲得募資,提升幣值。

現在,波場幣現價格為0.034美元、與其最高值時下跌超過了70%,被拍下一頓午飯的巴菲特成了它新的“站臺人”。

“晚節不保。”有媒體如此描述巴菲特。

孫宇晨自信滿滿,在接受騰訊新聞采訪時聲稱,要說服巴菲特成為他在區塊鏈領域最好的朋友。

 

2000年,一個名叫Pete Budlong的美國互聯網公司客戶經理,花了2.5萬美元,成為了巴菲特午餐的第一位“顧客”。

促使他坐上這張餐桌的,是互聯網產業一碰即碎的泡沫。2000年,互聯網公司的市值一落千丈,創業公司舉步維艱,美股愁云慘淡。

Pete Budlong赴宴,問了巴菲特一個心心念念的問題。

“如何進行互聯網公司的投資?”

Pete Budlong后來輾轉過許多公司,包括數字媒體和技術公司。在完成了原始積累以后,2016年,他成立了一家名為Hundy的P2P公司,主要針對400美元以下的小額貸款,成了微貸的先驅。

2001年,美國拍賣界出了一大丑聞,兩大巨頭蘇富比(Sotheby‘s)和佳士得(Christies)因為價格壟斷而被起訴。而全球售價超過100萬美元的藝術品,80%都出自這兩家。

同行德州達拉斯遺產拍賣畫廊的主席Jim Halperin和收藏家Scott Tilson,在這一年花1.8萬美元買下了與巴菲特共進午餐的機會,這也是巴菲特午餐有史以來的最低價。

巴菲特恐怕不會想到,自己的午餐連續兩年會和拍賣界扯上關系。2002年,這兩人再度與巴菲特在午餐上會面,這次,他們花了2.5萬美元。

連續兩年被拍賣界的家伙取得與巴菲特共進午餐的機會,一個細微的變化引起了人們的主意,網上拍賣悄然興起,自2002年起,網上拍賣在美國的交易數每年都超過10億美元,并以10%的速度逐月增長。

至于和巴菲特共進午餐的二人,他們在2003年及時地收了手。

這一年的巴菲特午餐,一改往年的“寒酸”模樣,被抬到了25.01萬美元。

巴菲特午餐的飯前飯后

三  

2006年,對于中國人來說,是“巴菲特午餐”的一個里程碑,一個由商人順利過渡到投資人身份的中國人,豪擲62.02萬美元拍下了和巴菲特共進午餐的機會。

他叫段永平,相較于這個名字,他一手創辦的“小霸王”和“步步高”更為人所知。

在見巴菲特之前,段永平已經是一個“成功的商人兼投資者”,“小霸王”和“步步高”兩個品牌曾聞名全國,除此之外,在投資領域,他也通過2001年美國證券市場的低谷期,抄底網易股票,在2003年成功躋身于福布斯中國富豪榜第71位。

外界揣測段永平為何要花費巨資與巴菲特共進午餐時,段永平將這一舉動解釋為為巴菲特“捧場”:“他不缺這個錢,我也不是為了吃頓飯……我就是覺得好玩。”

“捧場”的段永平與巴菲特在某些理念上存在共識,比如慈善。在巴菲特慈善午餐的消費者是段永平的消息傳至國內一周前,巴菲特宣布將捐出370億美元的股份給5家慈善基金,這筆錢占了巴菲特個人總財富的80%以上。

段永平包場巴菲特午餐的消息在國內一經發酵,惡評如潮,有人給段永平的這次“消費”算了一筆賬:這頓飯將吃掉124名大學生大學期間的全部學費、吃掉1600個農民一年的勞動成果。

這一年的段永平,被形容為“罔顧同胞”。

和巴菲特共進午餐之后,2006年9月21日,段永平為母校浙江大學捐贈了4000萬美元。在關于對慈善事業的看法和解讀中,段永平也曾向媒體吐露:“從年齡的比例來看,在我這個年齡,我遠比巴菲特捐得多。”

四  

2007年的巴菲特午餐,是最后一次以百萬美元以下的“低價”出售的,這一年的消費者是印度裔的美國對沖基金經理Mohnish Pabrai和同行Guy Spier,兩人共同“投資”了65.01萬美元。

在美國歷史中,這一年也頗具意味。2007年4月,次貸危機前夕,美國第二大次級房貸公司——新世紀金融公司申請破產。

Mohnish Pabrai曾在1997年專門給巴菲特寫過一封私人郵件,表示愿意為巴菲特做“免費勞工”,遺憾的是,巴菲特拒絕了這一“倒貼”請求,更遺憾的是,巴菲特終于沒躲過十年后的這個執著的家伙。

Mohnish Pabrai曾將自己能拍得巴菲特午餐的緣由歸因于學習研究巴菲特的投資理念,以至于他才能有一家成功的基金公司。

與巴菲特共進午餐之后,美國的次貸危機漸漸顯現,2007年7月16日,華爾街第五大投資銀行貝爾斯登關閉了手下的兩家對沖基金,爆出了公司成立83年以來的首次虧損。此后,華爾街的投資銀行接二連三地倒閉。

在這期間,在加州運營著3億的投資基金會、和巴菲特有過促膝長談的Mohnish Pabrai,其在2007年到2009年的投資結果年化收益為-41.7%。大潮當前,即使把股神的投資理念奉為圭臬,也要尊重歷史規律。

Mohnish Pabrai的同伴Guy Spier解釋自己為何要與巴菲特吃一段飯時,曾表明過自己在2004年到2007年的投資很順利,賺了不少錢,自己就想親眼看看巴菲特是不是如傳聞中一般睿智,自己的某些行事是否與巴菲特有相似之處。

吃了一頓飯之后,Guy Spier悟了。

他寫了一本書,叫《與巴菲特午餐時,我頓悟到的5個真理》,封面最底下有兩行字:“2008年6月,作者與投資大師MohnishPabrai豪擲65.01萬美元,與巴菲特共進午餐。”

五  

“華爾街投資銀行”在2008年成了歷史名詞,這一年,一個中國人也震驚了華爾街。

“中國私募教父”趙丹陽漂洋過海,包下了巴菲特的午飯,為了這頓飯,趙丹陽破了2000年以來巴菲特午餐的記錄——這頓飯價值211.01萬美元,幾乎是過去8年和巴菲特共進午餐的“消費”總和,出手闊綽。

和這頓飯錢成正比的回報是,在共進午餐時,趙丹陽曾向巴菲特推薦物美商業的股票,得到了巴菲特“考慮一下”的答復,物美商業也因為趙丹陽的推薦,連續四個交易日漲了24%,兜里持有該股的趙丹陽賺了1.3億港元。

這是“巴菲特溢價”的另一種體現。

相比較此時美國慘烈的熊市,趙丹陽此時剛經歷過2006年和2007年的A股牛市、于2008年滬指5000多點時退出A股市場而聲名大噪。有報道稱趙丹陽在與巴菲特會面后被問及的第一句話是:“你今年收益如何?”趙丹陽坦白:“47%。”為此,巴菲特給了趙丹陽一個“你比我強”的評價。

這一年,巴菲特午餐慈善基金的池子——格萊德基金會因為經濟衰退,需要救助的對象激增,出現了1700萬美元赤字,其基金創始人用“及時雨”一詞形容了趙丹陽的“慷慨解囊”。

六  

20年里,第三位在巴菲特午餐競標中“慷慨解囊”的中國人叫朱曄。

以234.57萬美元拍下2015年與巴菲特午餐之前,大部分人并不知曉朱曄。

巴菲特午餐之后,他更多是作為“與巴菲特共進午餐的第三位中國人”出現在公眾眼前。中文媒體常見的報道,多次提到他從那位股神身上收獲的投資經驗:投資自己看得懂的東西。

2015年,朱曄的天神娛樂股價飆升至44.46元時。公眾也將這一成績歸功于朱曄,不乏有人認為他從巴菲特身上得到了“真傳”。

站在聚光燈之下,看到朱曄的不僅是潛在的投資者或找上門的生意。2018年5月,朱曄收因其涉嫌違反證券法律法規,被證監會立案調查。天神娛樂在2015年股價達到高峰后,就開始一路下滑。截至今年6月4日,每股已經跌至3.63元。

“巴菲特溢價”的保質期,似乎并沒有那么長。

但無疑,前人栽樹后人乘涼,后來者早已深諳巴菲特午餐其中的門道,知曉如何利用一場天價午餐做一些文章了。

寫個文章不容易,求打賞

  • 收藏

寫評論

條評論
    灵猴献瑞寓意